光明日报记者林子友

从1952年进入外交部到2004年退休,从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到中国驻美国大使,李鱼道的外交生涯在风云变幻的外交舞台上闪耀了半个多世纪。在世界的大舞台上,他稳定地处理敏感问题,坚定地捍卫国家利益。中国人的心永远闪耀。

李鱼道1932年8月出生于上海。1948年11月,还在上高三的李鱼道加入了地下党,参加革命工作。新中国成立后,他进入沪江大学教育系,后来因招收党员而调到英语系。1952年,亚太地区和平会议在北京举行。这是新中国成立后中国主办的第一次大型国际会议。李鱼道被调任参加翻译会议。就这样,他偶然进入外交部,打算留在学校。

李鱼道认为,当外交官与时间节点有很大关系时,会有风平浪静的时候,他“每次都会遇到大风和暴雨”。

1990年6月,58岁的李鱼道成为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用他的话说,他在任期内经历了许多“激动人心”的事件。其中,第一次海湾战争是李鱼道任期内最大的挑战。1990年8月2日清晨,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安理会在半夜召开紧急会议。在会议上,美国和科威特共同提议,第一组谴责伊拉克的入侵,第二组要求伊拉克必须在8月1日返回其立场。

“当时,我们正在这里开会。伊拉克已经进入科威特首都。这不是很久以前的边界冲突。”李鱼道回忆说,当时是北京时间中午,他立即打电话给当时的外交部长钱其琛请示。李鱼道建议对伊拉克进入科威特表示遗憾,并投票赞成谴责伊拉克入侵科威特的建议。这项提议已在国内获得批准。他代表中国就这一事件发表的声明得到了包括科威特在内的国际社会的积极反应。

李鱼道表示,自1988年以来,每当发生重大国际事件时,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的大使必须首先举行磋商,然后才能将决议提交联合国安理会全体会议讨论。由于这是一次非正式磋商,没有人负责,也不需要任何人批准讲话,因此特别需要外交智慧。如果我不完全同意某些事情,但又不想阻止它们,我该怎么办?李鱼道想出了一个写“五国同意”而不是“五国讨论”的方法,这不仅遵循了这一过程,也保持了中国的立场。

“联合国的院子不大,但却是世界的大舞台。”在这个多边外交的大舞台上,李鱼道一直在换挡,积极准确地表达中国的立场,发出中国的声音,增强中国的国际声音。

1993年4月,李鱼道被调任中国驻美国大使。他一上任,就遇到了一个大问题。当时,克林顿政府上台后,以“最惠国待遇”向中国施压。如果中国不在一年内在人权问题上做出让步,它将取消中国的最惠国待遇。李鱼道平静地回应,并带领大使馆做了大量工作。最后,克林顿政府在一年后主动终止了这个错误的决定。

除最惠国待遇问题外,李鱼道还经历了许多中美摩擦。1995年,美国政府允许李登辉访美,中美关系跌至最低点。李鱼道郑重指出了问题的严重性,肯定了中国的立场。之后,他被调回中国报道他的工作以示抗议。直到美方承诺遵守一个中国原则,他才被命令回国。

1997年10月26日至11月3日,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应邀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两国发表了《中美联合声明》,宣布两国将加强合作,致力于建立面向21世纪的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其中,李鱼道带领美国大使馆工作人员做了大量工作,确保了访问的成功。中美关系终于开始好转。

为了广泛宣传中国,除了官方外交工作之外,还应该做大量的公共外交工作。李·鱼道前往美国50个州,包括最北部的阿拉斯加州,发表了200多次正式演讲。此外,他还积极与大企业高管和大学沟通,寻求发展合作。积极接触重要媒体,接受美国电视台采访,表达中国立场,驳斥虚假指控。

1998年2月,在李鱼道离任前,100多名美国议员出席了在美国国会曼斯菲尔德大厅举行的告别招待会。这种规格在当时很少见。对李鱼道来说,这是他在汹涌澎湃的世界外交舞台上展示中国风采的智慧和信念的最好祝福和最好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