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世界市场刮起寒风时,感受到最大震动的国家通常是那些深深参与全球贸易的国家。

最近,受贸易紧张和需求下降的影响,德国和新加坡等依赖贸易和出口导向的经济体降低了增长预期。根据经合组织和世界银行的数据,2018年德国制造业增加值占23.09%,新加坡占22%,相比之下,欧盟为16.19%,美国为11%。

高附加值制造业是德国和新加坡拥有强大竞争力的“盔甲”,但现在已经成为“软肋”。在致力于提高制造业智能水平的“工业4.0”(Industry 4.0)时代,德国和新西兰对如何应对这个问题给出了一个共同的答案。

在将于10月22日至24日在新加坡举行的“亚太产业转型(itap)”贸易展览会前夕,下萨克森州州长斯蒂芬韦尔(stephanweil)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德国是世界上工业化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回顾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成立后的情况,我们可以说这的确是我们成功的基础。我们认识到,当全球市场放缓时,德国的内部影响力也会显现。但从这些世纪的宏观角度来看,我们将继续支持我们的工业,这是德国最珍贵的东西之一。”

“我认为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能够逃脱贸易形势的不利影响。我们将坚持我们现有的战略,探索新的领域,”新加坡贸易、工业和教育部长cheehongtat此前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因为在低端制造业,我们当然无法竞争。”

面向业务的“工业4.0”

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德国和新加坡官员表示,他们不会怀疑自己的工业化发展道路。怀伊甚至说:“你可能知道,几十年前,其他欧洲国家决定开始去工业化进程。我不确定他们现在是否仍然认为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尤其是在2008年至2009年的世界金融危机中,我们认为,在很大程度上,这是工业在帮助德国快速恢复经济方面的成功。”

因此,正如美国布鲁金斯学会(American Brookings Institution)研究员帕拉格坎纳对《第一财经记者》所说,德国的问题不是过于依赖工业出口,而是要增强其擅长的制造业的竞争力,这也是“工业4.0”的由来。

自从德国在2013年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上正式提出这一概念以来,许多国家也做出了回应。美国推出了“先进制造伙伴计划(amp2.0)”,英国也推出了“高价值制造研究中心(hvmcatapult)”倡议,新加坡等东盟国家也相继将类似项目提上议程。

但是智能制造真正意味着什么呢?第一财经记者在高级再工业化和技术中心(artc)看到了智能工厂的缩影,这是一个致力于把新加坡变成制造技术创新中心的非营利组织。

企业可以在这里体验先进设备或技术提供的基于数据的智能生产解决方案。例如,虚拟制造实验室(vml)为工程师提供节省时间和成本的远程培训。例如,诸如合作机器人和物联网等模块化技术可以升级当前的生产装配线,并帮助人类取代重复和危险的任务。

本质上,是通过政府和社会资本的合作模式来提供、制造、销售和售后情报。我们对“购买力平价”的概念并不陌生,但我们经常看到“发烧”的结束。该组织战略发展总监贝尔蒂布兰丁(Bertilbrandin)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避免这种现象最重要的是实现真正的业务导向。

他说:“一方面,有必要为企业提供基础设施,以展示技术的价值;另一方面,我们引入的项目都是由我们的企业成员选择的,只有在企业向我们提出要求后,我们才会做出响应。”

德国在“工业4.0”过程中也强调商业导向。以下萨克森州为例,各地区的商业研发投资远高于欧盟平均水平,布伦瑞克甚至达到了欧盟的两倍。因此,下萨克森州已成为欧洲汽车、船舶、飞机和农业机械制造业的领先地区之一。

中小企业是中流砥柱。

与同样依赖出口的韩国相比,德国和新加坡的经济实体不是财阀,而是中小型企业。

在怀伊所在的下萨克森州,99.6%的公司是拥有大约23万名员工的中小型企业。该地区72%的雇员在中小型企业工作。他告诉《第一财经新闻》:“我们认为工业化是德国经济的正确道路,尤其是所谓的‘中小企业’模式。如你所知,德国的经济结构相当特殊,以成千上万的中小型企业为基础,其中许多企业非常具有创新性和灵活性,它们的业务遍布全球市场。”

事实上,在德国,约99%的公司是中小型企业,数量达到330万。对于德国的这些中小企业来说,专业化是关键。他们经常开发对小公司来说过于复杂但对大公司来说过于精致的产品,如香肠包装、客机座舱压力控制系统或逼真的三维解剖模型。

魏毅在《第一财经新闻》上补充道:“这些从事工业生产的公司通常被称为“隐形冠军”。他们并不大,但他们是自己领域的领导者。”据国外媒体报道,虽然德国在全球500强企业中仅占28家,但德国在全球中小企业市场中占48%左右。

在新加坡,中小企业占公司总数的三分之二,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高达2000亿美元。截至2019年4月,新加坡约有220,000家中小企业。布兰登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中小企业也是他们对接的主体。他说:“对新加坡来说,我们合作模式的价值在于让这些制造公司留在新加坡,在新加坡发展,在新加坡建立工厂,创造就业机会,并开展长期业务。”

高度自动化会减少工作吗?

简而言之,第一位财经记者从德国和新加坡官员或企业家那里听到答案是否定的

“基本上,我们不认为这些数字和自动化相关技术会完全取代人力资源,因为在这个过程中仍然有需要人类参与的部分,如监控和分析,一些专家拥有的知识很难被机器取代,”artc智能制造部门主管龙蒙农(loongmengonn)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重要的是操纵者和管理者的角色必须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层次。"

他站在一个有14个大屏幕的中央控制室,展示为什么一个高度自动化的工厂仍然需要人类的智慧和技能。龙明安说:“生产自动化不会是100%。我们仍然需要人类来监督和做出决定。然后,系统将生成工作指令,并将其发送到机器进行操作。”

汉诺威工业博览会管理委员会主席Cocles说:“工业化4.0意味着使用先进机器的连接,这与40年前我们第一次使用机器人是一样的。有很多人讨论说,未来我们的制造业将没有工作。这不是事实。从全球角度来看,行业4.0在新加坡教给我们的是,要保持这里的生产,你需要大量的自动化,但在印度尼西亚,这可能对其他层面有好处。”

韦尔认为:“在德国,一些研究表明‘工业4.0’的出现不会伤害工作,因为工作消失了,工作出现了。但问题是现在失业的人不是能适应新工作的人。这也是为什么让这些人有能力或训练他们的技能是德国经济发展的最重要方面之一。”

台湾宾果网址 pk拾赛车 吉林快3开奖结果